尽管刘阔已经成家,但是他发现“快递小哥”的个人问题不容忽视:“青年快递员的个人问题需要重视,平时他们工作强度大、工作时间长、解决个人问题有难度,可否在行业层面开展青年联谊活动。”

在于泽远看来,不论是什么标签,在进入单位后看重的都是“能不能干活儿”。“如今一些单位设置的‘海外优先’要求是正常的,因为他们也需要应对外界的评价,因为整个社会的价值导向是这样的。但归根结底,还是要看个人能力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