敬畏小事是公民的底线,尊重监督是企业的社会责任。对于制假者的嚣张,最好的回应就是执法大门的铁腕和重拳,只要执法大门足够硬气,制假者自然就没了底气。从这意义上说,把威胁记者的制假者绳之以法,这不仅关乎媒体舆论监督权利的保障,也是树立执法权威,扎紧监管篱笆的第一步。

涉事三无“网红”洞藏酒。 美时代周刊记者 游天燚 摄今年2月中旬,记者在茅台镇实地调查中,有多名业内人士透露,售价几十元到数百元一瓶的“洞藏酒”,真实成本甚至能控制在5元左右。所谓洞藏酒只是噱头,商家只需要买来土坛陶罐,灌上散装白酒,再对包装做旧,就当作“洞藏陈酿”来卖。通过电商平台和短视频平台推广销售,有的商家最多时一天能卖出上万瓶。而这些“洞藏酒”多是三无产品,有的包装上即使印有生产厂家名字、地址,经核查发现也是虚假信息。